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正文
行業動態

出臺措施,破解畜牧業復產“六大難”

作者:市場部  發布時間:2020/2/26 16:29:58  點擊數:1629

      近期,在黨中央、國務院的統一部署下,農業農村部等部委連續九次發文,推出多項切實措施,保障春耕備播和畜牧養殖業的復產復工。

     為了更好地貫徹黨中央和國務院的各項部署,推進復工復產,20月18日以來,我們電話調研了全國各地基層的200多家畜牧養殖企業,發現畜牧業復工復產的整體效果明顯,但在基層也面臨著“六大難題”,鄉村振興產業中最大的畜牧養殖業遭受重創。畜牧業復產復工有其特殊性,危機用重典,建議出臺措施,強力破解,盡快恢復畜牧業的產能。


       對畜牧業來說,復工并不意味著復產,即使企業復產也并不意味著整體產業的恢復!畜牧產業有幾個特殊性。一是產業鏈比較長,畜牧業涉及種苗、原糧、飼料、添加劑、獸藥、疫苗、設備以及養殖、屠宰、物流、食品銷售等各個環節,上下游各環節的企業密切關聯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生態系統,只要有一個環節斷鏈,整體產業生態就不能恢復。二是畜牧養殖業是飼養動物的“生命產業”,時間剛性非常強。種植業雖有播種的農時限制,但時間還有一定的彈性,畜牧養殖業不能分秒停頓,每個動物斷了飼料只能死!三是畜牧養殖業大多集中在村鎮最基層的地方,政策的陽光獲得較少。截止今日,據各方數據分析,全國飼料企業有9700多家,復工約6300多家,復工率近70%,但是產能只恢復了正常水平的50%,整個畜牧養殖的產業生態系統恢復就更少。

       由于行業特性,在當前抗疫時期,基層廣大養殖戶不同程度地存在“產品銷不出、飼料供不上、原料運不進、用工回不來、資金要斷流、產業生態差”等六大難題。

    

    一、產品銷不出,畜牧養殖業遭受重創

     原本預計有望超4.5億人次出游消費的“春節黃金周”變成了“全民防疫隔離月”,表面上受沖擊最大的是酒店、餐館、影院、旅游等第三產業。但是,由于農貿市場實際上的關閉和餐館、食堂停業,加上交通運輸受阻,畜牧養殖業的產品大量積壓在養殖場,廣大養殖戶遭受重創!

     受沖擊最大的是家禽業,估計損失在160億左右。山東是全國的肉禽大省,山東的企業反映,疫情之后毛禽“吃不掉、運不走、銷不出”,成雞、成鴨、成兔賣不掉,壓在養殖場就形成“大雞、大鴨、大兔”。一個養殖戶說,“年前雞苗貴、毛雞價格跌了一半,虧損嚴重;年后貴賤沒人要,血本無歸。我再也不養雞了!”成雞出不去,雞苗就進不來,一個孵化場的小老板說,“每只成本大約2.8元的雞苗最便宜的時候是幾分錢,也沒車來拉,只能就地埋掉。現在也就是1.5到1.7元,持續虧損。”山東一個畜牧分析師說,這輪周期,估計禽苗投放量下降45%,一個多月之后禽肉也就少這么多,全國的量就更大。”“大雞、大鴨“食量大,很難賣掉,最后還不知道如何處理。”一個養殖戶絕望地說。四川省肉兔養殖量占了全國近50%,消費量占了全國75%以上!受疫情影響,導致四川以及全國達到出籠體重肉兔近億只滯銷,無價無市,僅5%左右的成交價格也多在每公斤10元左右,養兔業全行業虧損且部分資金鏈斷裂,廣大養兔戶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短期內看不到任何好轉!

     水產行業也不樂觀。一個江蘇的養魚戶說,“去年年底魚價低,使用了冬棚魚的養殖技術,想過冬后博魚價,年前沒有出塘,誰知年后根本出不了塘!”據綜合分析,江蘇、湖南、湖北還有高達45%左右的存塘量,廣東、福建、浙江等地的對蝦、羅非魚存塘也比較大。水產行業的飼料賒銷現象普遍,水產飼料企業的飼料款難以收回,繼續賒銷供料的意愿基本沒有,水產行業的整體產業生態也在惡化。

     生豬養殖由于周期相對較長,這次新冠疫情受沖擊不算太大,但是加上非洲豬瘟、進口豬肉輿情、大項目建設滯緩等因素,產能恢復十分減緩,今年一號文件提出生豬養殖到2020年底基本恢復往年水平的任務更加艱巨!河南的一個養豬戶說,去年的非洲豬瘟導致生豬養殖下降了50%左右,至今賠付渺茫,這次封村短路,舊痛新傷,我們養豬戶真的不想養了!”

     畜牧產業是事關鄉村振興、食品保供和農民增收的支柱產業,目前廣大養殖戶普遍焦慮、無奈直至棄養!今日斷養,明日斷肉。豬肉本來緊張,禽肉如果再耽誤這個生產周期,如果三月底全面放開,消費旺季肉品供應就會十分緊張,中國飯碗里面中國肉品就會越來越少!

    二、飼料供不上,有些養殖場面臨斷料的危險

平常全國中小散養殖戶庫存飼料都在15天最多一個月,由于疫情突發,交通受阻,飼料廠難以復工復產送貨,有些養殖場就出現“斷料”現象,動物餓死的極端情況也不鮮見。據內蒙古和東北飼料廠反映,“養殖戶要飼料都快瘋了,但是我們找不到車運輸,復工手續繁多,國道、省道執行文件還可以,到了村鎮一級,到處封路設卡,即使找到車輛也難以運過去!”很多飼料廠反映,“平時30公里的路,現在我們要繞道100多公里,最后還是無功而返!”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就有規模豬場12133個,規模豬場存欄生豬約927萬頭;有規模禽場11138個,規模禽場存籠蛋雞約14926萬羽,存籠肉雞約3668萬羽。如果今天斷料,明天就是斷肉!

    三、原料運不進,飼料漲價讓養殖戶雪上加霜

因疫情防控需要,全國各地基層都實行不同程度的出行管控措施,導致飼料原料市場陷入一片緊張,大宗原料如玉米、麥麩、豆粕價格暴漲,小宗添加劑原料也因為難以復工和運輸原因造成短缺;本地車運力不足,加上司機對疫情恐慌,運費也大幅上漲。飼料企業即使復工,原料短缺也難以恢復產能。現在飼料已經開始每噸上調50-250元!山東飼料工業公司任相全說,“最頭疼的問題是找不到車。就以我們的情況為例,現在我們想走的就接近20輛,但是中央、省里的政策,在各區縣政令不一致,上下不貫通,特別是各個地方自己的土政策令人不可思議,例如我省有個縣,外省運輸車來了以后,說是車輛可以走、但司機不能走,令人哭笑不得。”    

    四、用工回不來,企業復產難

     養殖、飼料、屠宰企業都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而且勞動工人遍布全國各地,也是農民工就業、增收的主渠道。由于各地都有農民工返工的要求,導致很多企業復工難以復產,用工量大的屠宰企業表現更加明顯。任相全說,“因為社區有管制,加上隔離14天的要求,導致生產工人遲遲不能到位!盡管中央、各省都下了各種文件,確保復工,但實際操作困難重重。”工人不能到崗,一方面影響了民生行業的復產復工,另外也嚴重影響了就業。

五、資金要斷流,畜牧養殖企業面臨著生死考驗

     畜牧養殖企業大多沒有資金家底。加上受去年非瘟疫情的影響,對動物的生物安全投入巨大;今年的新型疫情又加大了對人的保護投入;交通受阻后,各企業加大了庫存數量;消費大大減少后,養殖企業大量壓欄,個別的屠宰企業趁機壓價;毛雞毛豬價格低、超市白條肉價格反而上漲,“毛白差”拉大,養殖企業虧損嚴重;進口沖擊又迫在眉睫。消費下滑,屠宰場就壓價停工,養殖戶出不了貨就拖欠飼料款,飼料廠欠原料供應商……六大因素疊加造成“連環違約”和“多米諾骨牌”效應,資金鏈就會斷裂。

    六、產業生態系統惡化,整體產能下降,食品安全堪憂

畜牧產業上下游企業密切關聯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生態系統,這些環節只要有一個出現問題,整個產業生態就遭受破壞。比如,活禽市場一刀切全部關閉,黃羽雞產業生態就是滅頂之災。屠宰企業一旦不能復工,養殖、飼料、種苗就全部泡湯。目前,有些地方已經形成因為屠宰企業壓價造成養殖戶與屠宰企業的對立局面。豬糧安天下,畜牧業系統生態一旦遭到破壞,錯過養殖周期,恢復就很緩慢。畜牧產能,下去很快,恢復很慢!這也是世界生豬第一生產大國為什么豬肉一下子就會緊張的原因。

     面對如此嚴峻的現實,黨中央強調“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把工作抓實、抓細、抓落地!”國家應多措并舉,重典發力,強力破解畜牧業復工復產的六大難題,提出六點建議。

一、各級地方政府要統籌防疫和民生產業的復產復工,全國一盤棋,杜絕執行中的“兩張皮”現象,提高政策的精準度和實效性。

     全國復工復產整體形勢良好,但個別地方打著防疫的幌子,封村斷路、簡單粗暴,究其原因,是“不作為”和“亂作為”的思想和習慣同時作怪!在保證防疫安全的前提下,盡快打通養殖業所需物資下鄉和產品進城進廠的運輸通道,不得攔截仔畜、雛禽及種畜禽、飼料原料及產品、畜禽水產品運輸車輛。對一些縣、鄉、村斷路封村、一概勸返等不恰當做法,要堅決予以糾正。對于關閉活禽市場,也應該區別對待、精準施策,不能全國一刀切。

    二、如何壓實“菜籃子、肉攤子”地方領導負責制?建議各地政府研究出臺畜牧業災害補貼和食品收儲制度。

     僅僅菜籃子地方領導負責制的套話難以引起地方領導的高度重視!今天斷料明天就會斷肉,而且各地政府單純依靠中央儲備和外地調肉的幻想都是不切實際的!解決現有畜牧產品的出路是畜牧產業生態建設的牛鼻子,也是下一步解決地方肉品短缺的主要抓手。建議地方政府抓緊研究出臺緊急災難期間畜產品的臨時收儲政策。不但解困,而且預防,還可以平抑物價、打擊壓價和抬價等炒作行為,政策效率非常高。

    三、鑒于“養殖戶賣不出、消費者買得貴”的現實,動員、引導社會各界力量在家隔離期間,利用網上資源和技術,建立民間食品產銷對接平臺。

    在防控疫情的非常時期,絕大多數居民隔離在家緊盯疫情,不但緊張而且輿情變悲情,社會各界要轉移注意力,聯合協會、企業和居委會等各種社會力量,以區域為單位搭建產銷對接平臺,打造屬于老百姓自己的生態圈。

   四、國家出臺重大災害時期民生企業和養殖戶的資金扶持補貼政策,幫助企業渡過難關、保存現有產能。營造恢復產業生態的氛圍。

    企業尚有一定實力和組織性,最困難的就是廣大養殖戶,這些群體難以享受政策的陽光,應該重點扶持。特殊時期,國家應該加強針對養殖戶等小農的小額貸款和補貼力度,開辟農業企業金融服務“綠色通道”,保險機構免除一定時間的用工勞動保險。地方政府從菜籃子的角度對畜牧企業用電、用水、用氣實施階段性緩繳或免交。同時,疫情時期,號召、引導企業要提升格局和政治占位,絕不發“國難財”,盡量為上下游企業主動提供方便。保護產業生態,就是保護自己。

     五、適當調節進口豬肉和禽肉的節奏,為正在從低迷走向復蘇的養殖產業爭取寶貴時間。

錯過一季度的消費黃金時期,二季度的傳統淡季有可能淡季不淡,我們預測肉品價格會溫和上漲,市場作用就會自動增加養殖戶信心。在這個我們自己的養殖產能恢復的極其難得而寶貴的時間窗口,控制進口肉品的數量和節奏,可以為畜牧養殖產業恢復贏得時間。

    六、畜牧飼料產業是關乎國計民生的重要支柱產業,作為主要經營主體的企業,應該大力培育引導他們從自由競爭的單純以利益最大化和攫取資源為目的企業向利益聯結機制良好、帶動農戶、環境友好體現生態文明和中華傳統農耕文明美德的社會型企業過渡。

     社會型企業是介于傳統的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和民間非營利組織之間的,以社會責任感而非單純利潤驅動的,為實現既定的社會、環境目標和可持續發展而開展經營的經濟組織。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發展的重心從單純的經濟建設向可持續發展方向轉變,社會型企業在災難預防、解決就業、福利服務、貧困治理、平抑物價等方面的功能日益顯現,日本的綜合農協(全農)、韓國的農協、中國的農墾和合作社企業、西班牙的蒙德拉貢等農業類的社會企業都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公安機關備案號:13018502000033 版權所有 河北維爾利動物藥業集團有限公司  冀ICP備13000385號-3
總部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鹿泉區上莊鎮世紀工業園區 總部電話:0311-83985292 83985112